IMF預計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速將達3.9% 全球經濟擴張中存隱憂

來源:第一財經時間:2018-05-04 20:29:03

全球經濟仍在持續擴張,然而比起去年,全球央行貨幣緊縮的預期更加強烈,因而如何防范正?;M程中可能暴露的脆弱性則成了當務之急。同時,今年開始升級的全球貿易沖突成了經濟增長的又一大下行風險。

針對當前全球面臨的種種挑戰,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春季年會期間,第一財經專訪了IMF第一副總裁利普頓(David Lipton)。IMF預計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速將達3.9%,擴張勢頭持續,“但這的確是周期性的上行,因此當上行動能耗盡,我們就要看之后會發生什么。”利普頓告訴記者。

在他看來,與過去幾十年不同,如今的復蘇進程包含了很多刺激因素,包括低利率、量化寬松(QE),而且這是發生在多個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的,“這當然刺激了增長,但也伴隨著信用擴張、過度借貸行為和過度風險承擔,因此未來經濟增長勢頭提升的同時,可能也會伴隨著更大的脆弱性。”他稱。

談及如今多國央行正在研究的數字貨幣,利普頓表示,“要問為什么需要數字貨幣?為什么一定要央行發行?銀行是否可以提供數字化的負債?”他認為目前的試驗是積極的,只有這樣央行才能觀察在試驗期間究竟能有何斬獲。

全球經濟擴張中存隱憂

第一財經:IMF過去兩年持續上調全球增速預期,此次世界經濟展望(WEO)停止上調全球增長預測,但仍然上調了美國今明兩年的增速預期,背后的分析框架是怎樣的?

利普頓:近期的幾次WEO都持續上調全球增速預期,是因為全球經濟不斷擴張,而早前很多年我們在持續下調。IMF預計全球經濟增速將達到3.9%,目前的復蘇勢頭仍然穩固。同時,過去兩年來,美國開始采取一系列措施來改變預算,包括為公司和個人進行大規模減稅,增加財政支出。我們認為這會在短期內提振增速,但不會長期持續,未來美國經濟增速可能會出現小幅下滑。

第一財經:你是否擔心美國的刺激政策太順周期了,這可能會導致經濟擴張周期過早結束?若美國經濟增速出現下滑,是否會拖累2020年后全球經濟增長放緩?

利普頓:現在美國的狀況可以承受當前程度的刺激政策,美國失業率很低,可能還會繼續下降。同時,美聯儲將繼續推進貨幣緊縮計劃,因此我們預計預算政策、貨幣政策正?;M程會讓美國經濟增速維持在一定區間內。此外,全球經濟復蘇仍會持續一段時間,但這的確是周期性的上行,因此當上行動能耗盡,我們就要看之后會發生什么。

第一財經:盡管全球經濟回復增長,但IMF早前就提出全球潛在增長率仍在下降。

利普頓:是的。我認為中期要考慮兩件事。金融危機以來(有些國家可能發生的更早),全球潛在增長率下降,長期前景和上世紀90年代以及21世紀初不一樣;第二,如今的復蘇進程包含了很多刺激因素,包括低利率、量化寬松(QE),這發生在多個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的,這當然刺激了增長,但也伴隨著信用擴張、過度借貸行為和過度風險承擔,因此未來經濟增長勢頭提升的同時,可能也會伴隨著更大的脆弱性。

因此,我們認為各國需要思考如何提升生產率、潛在增速,同時也需要利用如今的窗口期先修補屋頂,預防脆弱性。

第一財經:WEO的其中一章節對提升生產率做了詳細研究。過去制造業一直被認為在推動勞動生產率方面扮演了關鍵角色,如今就業不斷從制造業向服務業轉移,這是否會阻礙生產率的上升?

利普頓:從農業、制造業再到服務業的過渡是普遍的發展規律。很多國家也有理由認為全球貿易、技術升級會讓人們離開制造業,當然依靠新科技可能會令制造業的生產率更高,但問題在于這些人離開了制造業之后去做什么?這其實也是中國面臨的問題,隨著中國薪資水平上升,中產階級愈發壯大,因此通過自動化替代人工的意愿也愈發強烈。

很多國家的勞動力集中在制造業,另一些國家,例如美國有很大一部分人口是在服務行業,制造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服務業有高生產率的也有低生產率的,若果人們離開制造業后,會去到生產率更低的服務業部門工作,獲得的薪資也更低,政府就需要思考,如何能創造生產率更高的服務業工作崗位,并讓更多人參與其中。

支持央行試驗數字貨幣

第一財經:目前各界都在關注加密貨幣,而如今關注點已經聚焦在了央行開始牽頭研究并可能發行的數字貨幣,你如何看待央行數字貨幣?

利普頓:加密貨幣的未來仍然不得而知,但我們知道的是,多數加密貨幣波動太過劇烈,因此其無法取代美元、歐元等法幣。各界專家認為加密貨幣或許不會危及全球金融穩定,但的確會存在投資者保護問題,因為沒人想成為最后一個買入崩盤加密貨幣的人,就像沒人想在2015年A股崩盤前最后一個接盤。

至于是否央行要發行數字貨幣,就要問為什么需要數字貨幣?為什么一定要央行發行?銀行是否可以提供數字化的負債?就像它們之前進行的數字化轉型一樣。目前有些央行認為發行數字貨幣存在積極作用,但另一些央行持不同態度。因此我認為目前進行一定的試驗是積極的,只有這樣才能觀察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

第一財經:中國央行目前也在試驗央行數字貨幣,你對中國有何建議?

利普頓:我認為試驗的確是可行的,只要以一種適度、合理的方式進行,央行可以從試驗中發現究竟能夠有何斬獲。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第四套人民幣部分券別或將于5月1日起停止在市場上流通
下一篇:最后一頁

專題策劃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欧美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斗罗大陆肉奴怀孕系统,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在线观看,色婷婷五月综合中文字幕